文苑撷英

孙谦散文——《七夕感怀》

作者:孙 谦     时间: 2018-08-17     点击:5912次    分享到:
 

七夕感怀

    七夕在我的印象中,是一个象征着浪漫爱情的传统节日。在这一日,世间有情人执手共度,许百年之盟、看岁月静好,人们在葡萄树下听牛郎织女的夜话,手指银河复述一遍仙女与牛郎的故事。七夕是良辰美景赏心乐事的代名词,它代表的不只只是“情人节”,而是一种我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但随着岁月的长河冲蚀流淌,七夕这个节日被赋予了多种情感意蕴,逐渐变成了文人墨客的常念之词。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七夕之盼。圣埃克苏佩里说:如果你在下午四点钟来,那么我在三点钟的时候就会有一种幸福的感觉。古人也曾讲,每逢佳节倍思亲。而在七夕这一天,想念变成玫瑰色的梦,在女子一针一线的乞巧中,在对未来生活的向往中,变成一种类似于喜鹊搭鹊桥的幸福感。这种幸福感充盈在身体里,犹如一坛刚入土的女儿红,加上低头的凝思和清波流转的双眸,是本真的盼望。

    “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

    七夕之愁。牛郎织女每次见面,都带有一年的哀愁。《楚辞》有一篇《山鬼》,是描写美丽的山神独立于琼山之上,等待自己的爱人。而爱人久久不来,“雷填填兮雨冥冥,猿啾啾兮夜鸣。风飒飒兮木萧萧,思公子兮徒离忧。”,是人间无数痴情男女不能朝暮相息的愁怨,是有情人天各一方的长吁短叹,是人性自由的空叹与怅惘。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七夕之悦。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那个写出“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如此而言。牛郎和织女的相会,七夕似乎变成一种预示有情人好结局的“意象”。就像中国戏剧惯用的“大团圆”结局一样,每逢七夕,人们就想起那些虽然受过磨难的痴情男女最终信服的生活在一起的美好。

    未见之前的盼望、久等不来的哀愁、相见之后的喜悦,这些微妙略有复杂的情感意象都通过诗词歌赋烙在文化记忆里。七夕不是单纯幸与不幸的代名词,更像是一种发散性的情感集结点。而这些不知不觉滋养了丰富多样的情感意蕴。

    七夕多层多样的情感意蕴并不是平白出现的,无论是神话故事给予的背景,还是传统民俗添加的仪式,这些都让“七夕”成为民族潜意识中的民族文化,流淌进我们的血肉与骨骼,成为追求幸福、向往美好的文化基因。无论沧海桑田如何变幻,那些带有传统的节日、物什、手艺等都会在口口相传的历史中,变身成我们自身的情感基因。所以无论我们此身何处,无论是否是情人相守,都应该在七夕的这一天,诚心诚意求一段美好的时光。

    (孙 谦 北元化工)

上一篇:孙鹏散文——《生命的尊严》 下一篇:运销集团首部职工文学作品集《岁月》出版
友情链接:幸运彩票  杏彩彩票官网  J8娱乐彩票官网  杏彩彩票注册  W彩票  杏彩彩票开户  M5彩票平台  金誉彩票开户  GT彩票官网  传奇彩票平台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